歡迎來到浙江王建軍律師事務所……
CASE
我們的案例
推薦內容
我們的案例
當前位置:首頁 > 我們的案例

【越風團隊】今日起“微信聊天記錄”作為法定證據!但這個意識對企業更關鍵

更新時間:2020-05-02 19:13:57點擊次數:216次

電子數據難成證據

“年前合同都定了,趁著疫情好轉趕緊發了貨,但對方到現在都不付錢!”

近日,某企業朋友向本律師團隊表示,其遭遇了商業欺詐!

在梳理材料時,這份證據引起了本團隊的注意。

(手機圖)

相信各位企業朋友也檢查出了不少問題:

對方身份信息不清楚

合同沒有雙方蓋章確認

對方沒有回復

……

根據了解,雙方后續一直是通過電話聯系。

因證據材料的不完善,必然也會給維權過程增加難度。

事實上,不少企業明明有理,卻往往因沒有做好證據固定工作而敗訴,如:

僅有微信聊天記錄復印件,無法出示聊天記錄原件而敗訴!

因無法證明的收郵件人與對方當事人為同一人而敗訴!

……


電子數據將成為“呈堂證供”

自今日(5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將正式施行,電子數據可作為呈堂證供。

可能很多朋友會感到奇怪,微信聊天記錄這類證據不是一直在用嗎?

事實上,本次新修訂亮點之一,就是正式以法律條文的形式詳細確定電子數據可以作為證據使用

那么哪些是電子數據呢?

根據《民事訴訟證據若干規定》第十四條電子數據包括下列信息、電子文件:

(一)網頁、博客、微博客等網絡平臺發布的信息;

(二)手機短信、電子郵件、即時通信、通訊群組等網絡應用服務的通信信息;

(三)用戶注冊信息、身份認證信息、電子交易記錄、通信記錄、登錄日志等信息;

(四)文檔、圖片、音頻、視頻、數字證書、計算機程序等電子文件;

(五)其他以數字化形式存儲、處理、傳輸的能夠證明案件事實的信息。


法律顧問實操指引

知道什么是電子數據還不夠,關鍵是要有證據固定意識

團隊建議,企業在日常經營中要做好事前預防工作,若已發生糾紛,事后補救工作要及時跟上。

1、事前預防

確認對方信息

企業在進行交易的過程中,往往會安排具體的員工進行對接,因此要在第一時間確認員工的具體信息

①姓名

②手機號碼

③職位信息

④授權范圍

當然,最好能讓對方提交蓋有企業公章的授權委托書或是在先前簽訂的協議中就將相應的對接人予以約定

事事有回應

在日常交易的過程中,應確保對方能做到事事有回應。

例如在訂立合同環節,首先應要求對方蓋章確認。若無法蓋章,則應要求對方明確確認同意合同內容,愿意按照該份協議履行。

交貨環節,應及時和對方確認貨物數量、質量是否有問題,避免屆時對方因貨物不符合驗收標準主張違約責任。

當然,團隊強烈建議,商業交易中最好以書面形式溝通往來

保留好原件,不隨意刪除

根據《民事訴訟證據若干規定》第十五條的規定,當事人以電子數據作為證據的,應當提供原件

因此為防止出現舉證不能的可能性,企業對于交易往來的證據應養成妥善保存留檔的習慣。

雖然電子數據,例如聊天記錄,可以通過一定程度的技術手段恢復,但是否能完全恢復成刪除前的狀態仍有一定風險。

02 事后補救

如果事前預防工作未做好,甚至糾紛已產生,團隊提醒此時應盡快采取事后補救工作。

技術手段確定賬號對方身份

目前,微信、支付寶已允許通過調查令的形式調查取證。

企業在無法確定微信聯系人、支付寶的實際只用人是否為交易對象時,可以采取此類技術手段確定其真實身份。

通過錄音補強證據

電話錄音也是電子數據證據的一種。

團隊提醒,在通話錄音前,應首先確定通話對象的身份信息,可以在對話開頭以詢問的形式確定對方身份。

另外雙方對話的內容應當保證完整性、真實性,不得做任何技術處理。在庭審中應當一并提交錄音的原始載體,例如手機、錄音筆。

通過公證補強證據

《證據規定》中第94條的相關規定中,除有足以推翻的相反證據外,人民法院應當對經公證機關公證的證據確認真實性。

對于部分易于滅失的網頁等其他電子數據,可以借助公證機關公證的力量進行證據固定

隨著互聯網等新興科學技術的飛速發展,傳統形式的證據早已不足以覆蓋現實中所有的證據種類,新《證據規定》也由此應運而生。

伴隨著科技的發展與進步,制定完善的交易流程、形成良好的交易習慣、有較強的固證意識才能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損失。

第十五條 當事人以視聽資料作為證據的,應當提供存儲該視聽資料的原始載體。

當事人以電子數據作為證據的,應當提供原件。電子數據的制作者制作的與原件一致的副本,或者直接來源于電子數據的打印件或其他可以顯示、識別的輸出介質,視為電子數據的原件。

第二十三條 人民法院調查收集視聽資料、電子數據,應當要求被調查人提供原始載體。

提供原始載體確有困難的,可以提供復制件。提供復制件的,人民法院應當在調查筆錄中說明其來源和制作經過。

人民法院對視聽資料、電子數據采取證據保全措施的,適用前款規定。

第九十三條 人民法院對于電子數據的真實性,應當結合下列因素綜合判斷:

(一)電子數據的生成、存儲、傳輸所依賴的計算機系統的硬件、軟件環境是否完整、可靠;

(二)電子數據的生成、存儲、傳輸所依賴的計算機系統的硬件、軟件環境是否處于正常運行狀態,或者不處于正常運行狀態時對電子數據的生成、存儲、傳輸是否有影響;

(三)電子數據的生成、存儲、傳輸所依賴的計算機系統的硬件、軟件環境是否具備有效的防止出錯的監測、核查手段;

(四)電子數據是否被完整地保存、傳輸、提取,保存、傳輸、提取的方法是否可靠;

(五)電子數據是否在正常的往來活動中形成和存儲;

(六)保存、傳輸、提取電子數據的主體是否適當;

(七)影響電子數據完整性和可靠性的其他因素。

人民法院認為有必要的,可以通過鑒定或者勘驗等方法,審查判斷電子數據的真實性。

第九十四條 電子數據存在下列情形的,人民法院可以確認其真實性,但有足以反駁的相反證據的除外:

(一)由當事人提交或者保管的于己不利的電子數據;

(二)由記錄和保存電子數據的中立第三方平臺提供或者確認的;

(三)在正常業務活動中形成的;

(四)以檔案管理方式保管的;

(五)以當事人約定的方式保存、傳輸、提取的。

電子數據的內容經公證機關公證的,人民法院應當確認其真實性,但有相反證據足以推翻的除外。)

(編輯:越風團隊)

浙江王建軍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聚翔網絡

Copyright www.tfmbsy.tw ? 2012-2015 杭州市蕭山區博學路618號蕭山科創中心C號樓(3號樓)10層 浙ICP備13030320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0902001219號

股票交流微信群